当前位置:主页 > 观点新知 > 正文

战国青铜罍:南方丝绸之路上的神秘珍宝_0

未知 2019-03-26 15:08

市博物馆展厅里的青铜罍

中国古代青铜器造型奇伟、纹饰瑰丽,代表了当时工艺技术和审美精神之最高标准。在中国的青铜器上,可以感受到中华文明积淀的过程,它典雅和谐的特质与中国文化含蓄深邃的特点紧密契合。

在我市博物馆二楼展厅内陈列的一件青铜罍,便是其中之一。该青铜罍以其精美的纹饰、精湛的铸造工艺成为馆藏珍宝之一,那历经千年依然鲜明如初的图案让人怦然心动,也映照着南方丝绸之路在雅安的历史与沧桑。

揭秘

青铜罍或有可能“雅安造”

从青铜罍诞生的那天起,聪明的匠人就在它身上记录事物、寄托希望,不经意之中使它成为一件旷世杰作。

这件独特的青铜罍,究竟是由谁打造?

市博物馆宣教科科长程树芳说:“距今3200年至2600年之间,宽广的成都平原,造就了古蜀国的青铜文明。而在这时,雅安地域内的部族国家也被带入了青铜时代,越来越多的青铜器在这一时期出现在雅安人的生产生活中。”据史料记载,为取得牦牛、笮马和铜冶资源,战国后期,秦灭蜀(公元前329年)后,秦国从现在的陕北地区(上郡)迁来大批“严允”部落羌人,与本地人一起,修筑一条从临邛(今邛崃县)到这里的大道,这条大道被史学家称作“黄金通道”。

沿着这条大道,中原楚文化进入雅安。楚国青铜冶铸业除了掌握熟练的冶炼技术外,铸造技术已日趋成熟。楚人此时博采众家之长,将吴越的冶炼技术和中原的铸造技术结合起来,生产出大量优质的青铜器,在铸造工艺上全面掌握并推广了分铸焊合技术,并且独创了失蜡法和漏铅法铸造工艺,从而使青铜铸造工艺表现出了第一流的水平。

“楚人西迁,很有可能将冶铸青铜器的技术也一并带过来。”程树芳说,由此可以推测,在荥经严道邓通铸钱时,不仅是因为这里有丰富的铜山,也因为这里拥有不逊于中原的铸造技术和铸造工匠。”

“当时青铜器的冶炼和制造工艺,已经达到了一个相当高的水平。而且,青铜罍极有可能就是‘雅安造’。”程树芳说。

寻根

岁月带不走的战国古韵

一件文物,一段绕不开的历史。

1984年12月,荥经寒意正浓。

在荥经县一处建筑工地上,工人们正忙着挖地。挖着挖着,突然碰着一个硬东西。为了不伤着工具,大家便小心翼翼地刨开周围的泥土,过了一会儿,一件灰绿色的家伙呈现在面前。

这是什么玩意儿?

工人们你瞧瞧我,我看看你,大家都一脸茫然。打量了好一阵后,终于有人认出了这是一件古物。

原荥经县文物管理所办公室的电话响了起来。相关工作人员联合省、市考古专家们来到工地,发现泥土里,原来是一件青铜器。通过勘察发现,这件青铜器横卧于老土层上,器身内外均呈灰绿色,间杂有一些黄褐色锈斑,除腹壁的一面有几个小锈孔外,整个器物基本完好。

除掉多余的泥土,一件泛着绿锈、全身布满纹饰的青铜罍便露出了它的真实面目,现场所有专家惊叹不已。当他们缓过神来,一连串的疑惑和不解便油然而生:为什么这件珍贵的古物会孤零零地躺在泥土中?

30年后,青铜罍静静地安放在了市博物馆展柜中供市民参观。

青铜罍在鹅黄色的暖光照射下,显得深邃神秘,凝重大方。

在没有文字的时代,它是历史的最好记录。

记者细看该青铜罍,发现其下有顶盖,腰部有四耳,成两两对角。口径15.8厘米,腹径29.7厘米,通高43厘米。罍腰身部分以上三分之一处有鸟纹和勾连凤鸟纹,盖顶中心刻涡漩纹及变形的勾连凤鸟纹一周,总体纹饰密而不繁,庄严厚重。这些纹饰上均镶嵌绿松石,所以,这顶青铜罍又被称为战国巴蜀镶嵌绿松石勾连凤鸟纹四钮青铜罍。

据了解,罍是古代用来盛酒或盛水的器皿,《诗经·卷耳》中有这样的记载:“酌彼金罍。”意思是说:“斟满酒在那青铜罍里。”金罍指的是青铜罍,说明罍是盛酒用的。

罍有圆形与方形两种形制,这件铜罍便是典型的圆形罍。

据介绍,罍作为贵族钟鸣鼎食的高雅盛酒器,是一种权力和身份的象征。

程树芳告诉记者,罍代表王权,象征权力。由于荥经严道特殊的地理位置,在古代曾是南方丝绸之路的边关重镇,也是中央政权控制西南夷的桥头堡和军事要塞。因此,历朝历代的中央政权都很重视它。青铜罍的出土进一步证明了严道在古代帝王心目中的重要性。

传承

青铜罍遇上丝绸之路

在没有文字的时代,青铜罍成了历史的最好记录。

跟随程树芳的讲解,记者仔细观摩这件艺术品,发现该罍的腹部还刻有两处符号,其中一处符号:中间是一只乌龟,有头有尾,还有十字形的龟甲;左边是一只展翅欲飞的飞鸟,右边是一条游鱼。在飞鸟和游鱼后面,还分别刻着云雷和花枝的花纹。

这些符号刻在罍上,到底是什么意义?

程树芳介绍,这些符号是“巴蜀图语”,其意众说纷纭,到目前还没有定论。因为在当时“巴蜀图语”还没有演变到笔划文字,仅仅处于图形文字的阶段。

“其实,在巴蜀青铜器和印章上,常常镌刻出各种各样神秘的图案和纹饰,其含义至今尚未解读。不过,在荥经境内曾发现大量类似‘巴蜀图语’图案的青铜兵器,而青衣江和荥经严道古城都是南方丝绸之路上的边贸重镇。”

程树芳告诉记者,早在西汉时张骞出使西域曾在阿富汗发现有蜀布和邛竹杖。张骞回来后告诉汉武帝有一条比北方丝绸之路还要好走的道路,于是汉武帝命令司马相如开通了这条道路。其实这条道路早在战国时期就已经被广泛使用。

走过千年沧桑,丝绸之路激荡起的文明碰撞与交融,将动态多元的区域文化板块融入世界文明演化的长卷中,在冲突与抉择中融合兼蓄,形成了一条民族融合的走廊,书写了世界文明最精彩的华章。

而今,以青铜罍为代表的青铜器,彰显了蜀古文明的最高成就。它在传递着来自远古信息的同时,也在南方丝绸之路上,为我们呈现出了一条清晰的文化往来之路。

机遇

再现商贸大通道繁盛景象

雅安在南方丝绸之路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目前史学界公认的是,此条道路经雅安、西昌、攀枝花到云南大理、保山、腾冲,进入缅甸、泰国,最后到达印度。与北方丝绸之路一样,南方丝绸之路对世界文明做出了伟大的贡献。它将古蜀大地与世界连接起来,也将雅安的物产输送到今天的印度等地。

这意味着早在几千年前,地处中国西南的雅安,就以开放和包容的姿态融入了人类文明的传播和交流之中。

雅安,文化是灵魂,旅游是载体。

目前,我市正加强对南方丝绸之路雅安段人文和自然历史景观的保护与开发,深入挖掘生态文化旅游资源,打造形成具有雅安特色的“丝路旅游”品牌,培育新型业态,再现南方丝绸之路上商贸大通道的繁盛景象,让雅安成为享誉四方的生态旅游目的地。

雅安日报/北纬网记者 石雨川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