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 > 历史 > 正文

养生游方山 逍遥归自然

未知 2019-05-15 09:50

方山是个传奇,过去是,现在依然是。

那天去方山,分明是个大晴天,但是到了景区门口却云遮雾罩,让我们迷迷蒙蒙地满怀着神秘,恨不能用手把迷雾撕开来看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就在我们“恨恨不已”的时候,方山却突然戏剧性地层次分明地兀立到我们面前。

那是一些什么样的山呢?迎面而来的哪里是一座山啊,分明是一个多情而婀娜的美女,她不是亭亭玉立,而是曲尽人体的美,凹凸有致地在阳光下顾盼生姿,让人不得不心生亲近之意。在她的后面,似乎是一大群追随者,熙熙攘攘地列着阵仗簇拥而来。

那些山峰绝不甘心仅仅做个陪衬,各自展示着自己的魅力。它们有的有几分孤傲地挺立着,有的如小家碧玉一样羞涩着,有的如美男子一样被藤蔓们恩爱地缠绕着,有的宛若一个多情郎向着遥远的山峰眺望着,还有的干脆不管不顾的相拥相抱着亲着嘴。

一条十分清浅的小溪,把青山裂开一道缝隙,从高高的山巅跳来跳去的为我们开辟了一条小道,让我们一路听着泠泠的音韵,一路向着山的高处攀登。没有多久,我们感觉到了攀登的难处。

一位八十岁的长者给我们讲述了“孝子崖”的传说,这样的一座方山,完全是一座具有传奇色彩的山!对脚下的这座方山,也有了更多的亲近感,身子骨里好像注入了活力,一路前行,感觉不到累了。

谈笑间,又有人神秘地对我们说,今天的方山又创造了新时代的传奇,世界上最长的人工“天梯”就在我们的眼前。顺着美女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阳光明晃晃地照耀在悬崖上,一道亮闪闪的玻璃栈道飞挂在悬崖的山腰,上面熙攘着红男绿女们,他们不时爆发出尖叫和哄笑,以及啜泣之声。有人在上面闲庭信步,有人战战兢兢亦步亦趋,也有人闭着眼睛不敢看前方下面,而是摸索着贴着悬崖移动着碎步,更有人匍匐在玻璃栈道上爬着叫着甚至哭着。不管大家以怎样的方式从这道世界上最长的玻璃栈道上通过的,最后都以胜利者的姿态骄傲地宣布:我从世界上最长的玻璃栈道上过来了!

他们完全有资格骄傲。那条玻璃栈道完全是凌空而起,透明的玻璃下群山深壑起伏而来又奔涌而去,山风贴着悬崖嗖嗖地蹭着人的肌肤,恍惚间完全是我欲乘风归去的意境。没有几分胆量,根本不可能享受“云中漫步”的浪漫,没有战胜怯弱或者战胜自己的勇气,根本不能体会到跨越世界上最长玻璃栈道的自豪。只有勇敢者才可以真正找到“云游”的感觉,而只有富有传奇色彩的方山,才可以为勇敢者提供这样展示豪放的时空。

今天的方山,没有了绳梯。现代化的缆车十分轻松地穿云破雾而来,游客在舒适安全的缆车里,闲适地享受着“一览众山小”的惬意,是纯粹的诗情画意的“云游”。

但是,无论方山怎样运用现代科技为游客提供怎样新奇的便利,方山过去的那道绳梯,却总是在我的心里历久弥新地悬挂着,“孝子崖”的名字也镌刻在我的心底。顺着那道绳梯攀援而上,是中华民族传递传统美德的通道,攀援在这条绳梯上,我们会明白中华民族为什么会生生不息。

(来源:清江方山)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