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 > 网红 > 正文

如何走出一条“中国制造”升级之路?

未知 2019-07-04 15:11

  OFweeek工控网讯:建设制造强国,是结构性改革尤其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随着发达国家纷纷出台重振制造业的强力政策,部分制造业企业开始从我国迁出,也有部分跨国企业将目光转向工资低廉的东南亚地区。另一方面,传统制造业能源消耗大、污染严重,从工业大国升级到工业强国,我国亟待找到一条制造业转型之路。李克强总理在会见德国总统高克时表示,要推进中国制造2025和德国工业4.0战略对接。我国制造业在转型过程中参与全球化的方式与产业发展战略需要如何进行调整? 这需要把握制造业领先国家的战略,如德国工业4.0的本质所在,并结合中国产业特征,走出一条中国制造升级之路。

  德国工业4.0战略的三个不变

  综观德国工业4.0战略及工业领先国家的制造业战略,有三个不变的明显的共性,一是发展产业竞争优势,一是维持高工资就业,一是提升投资回报的特征,这三方面决定着制造业的未来方向。

  第一、不管是去制造化还是再制造化,其关键本质在于注重产业的竞争优势。经济全球化进程的深化和拓展,引发全球价值创造体系的整合重构及产业链的跨国延展。处于产业链上游的美、欧、日经历了长期的去制造化进程,将大部分生产环节转移到新兴市场国家,而仅保留设计、研发、核心元器件生产等具有核心技术和高附加值环节。与此同时,部分不具备核心技术竞争优势的欧洲国家由于国内劳动力成本快速上涨、新兴市场竞争压力等原因也使其制造业被迫向国外转移。相比之下,德国将更多的制造业环节保留在了本国国内,并成功将其制造业的各个环节融入全球产业链。德国不仅有西门子、大众、宝马等制造业企业位列全球500强,同时也有超过1200家为大企业提供高技术、高质量的零部件、原材料或为试制新商品所必需的复杂加工服务的中小企业成为全球制造业的隐形冠军。

  从德国2015年至今贸易出口增加值的同比增长率来看,两年来德国的贸易出口额每月保持平均3%左右的稳步增长。同时,虽然总出口额一直在增长,但是在产业链的原材料和半成品项目上,2016年1月份以来呈现明显的负增长趋势,如原材料进口额从16月份的增长率分别是:-13.4%、-14.9%、-26.8%、-31.3%、-38.2%、-31%,而这一数据在2015年的月平均增长率为25%。由此可见,德国制造业在本国生产的比例正在增加。

  相比美国等致力于技术研发的特点,德国更加注重创新成果的转化,把创新成果落实到优良的制造业上,寻找其中潜在的经济价值。二战结束后到20世纪70年代,德国作为欧洲主要的制造业强国,大量生产各类工业制成品。20世纪80年代,德国的制造业面临着新的挑战,因为在这一时期,以中国为代表的亚洲劳动力成本低的优势明显,而日本、韩国的产品质量优良、性能出众,德国制造业与之相比,并不具有性能和价格方面的优势。于是德国根据自己在技术方面领先的优势调整了制造业的产业结构,通过制定产业政策巩固研发能力,得以在耐用资本品的生产上达到世界领先水平,如机械产品、大型医疗设备、电机和电气产品等产业,与此同时,放弃了一些自己缺乏竞争优势的制造产业,如家用消费电子产品、纺织品等。可以看出来,为适应国内外条件的变化,德国制造业在200余年的发展历程中,其结构一直在发生着变化,这一变化保持了它的竞争优势。

  第二、发达国家的制造业发展目标:德国工业4.0的关键目标之一是以产业升级继续维持高工资就业经济。德国实施工业4.0计划具有深刻的国内和国际背景。在国际方面,以物联网 (Internet of Things)和务联网 (Internet of Service) 为代表的新一代互联网技术迅速发展,加速向制造业领域渗透,欧盟、美国、印度和中国都正在加紧布局互联网技术与制造业的融合。美国积极推行先进制造业伙伴计划和亚洲新兴经济体快速成长,对德国产业竞争优势造成了较大威胁。在国内方面,德国提升产品质量的渐进性创新模式促进了持续的产业研发投入,推动了制造技术精益求精,对复杂工业流程管理的专业化程度不断提高,奠定了德国装备制造业的全球领先优势。德国也是全球重要的软件和解决方案提供商,特别是在嵌入式系统和企业管理方面,德国积累了丰富经验。制造技术和ICT技术的优势构成了实施工业4.0计划的产业基础。德国实施工业4.0计划的目的,就是通过制造技术和ICT技术的融合,维持和提升德国既有的产业竞争优势,克服高工资就业对德国竞争力的不利影响,确保德国在新工业革命中占据一席之地。

  第三、创新模式特征:依然以提升产业价值和投资回报为目标的创新模式。在经历了三次工业革命之后,德国基础与应用技术已十分优越,渐进式工业创新世界领先。然而,全球化背景下,制造业国际竞争激烈,亚洲与美国的先进制造战略带来明显的威胁;而德国高科技革命性创新薄弱,因此,德国开始加强高科技创新,导致旨在实现工业智能化、物联网化和服务化的工业4.0出台。可以说,德国在制造业领域积极推行的工业4.0计划是一项加速新一代互联网技术和先进制造技术应用的长远战略,努力确保德国高工资战略下产业竞争力的提升,并以制造业的智能化带动国民经济体系的全面智能化。

  在经历了多个阶段的工业革命和长期的创新政策发展历程,我们不难发现主要针对生产流程和已有产品的持续改善,从而提升产业价值和投资回报的创新模式越发成熟,并在全球化和信息化背景下为德国在新工业革命中保持强国地位奠定基础,是在国家参与和特定制度下产生的。因此,工业4.0背景下,德国的这种渐进性创新与革命性创新相结合的模式影响了产业升级,巩固了德国工业强国地位。

  我国制造业转型中面临的变革之路

  2010年,中国制造业产值占全球制造业的19.8%,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制造业大国,到2015年中国已经连续6年保持全球第一制造业国家地位。但另一方面,企业平均净利润水平长期低迷,与发达国家制造业这一数据比差距巨大。如2016年 《财富》500强企业排行单显示,中国大陆的36家制造业企业平均利润水平只有美国的1/5、德国的1/3、韩国的1/4。这就要求我国在制造业转型过程中,认清当前国际背景,结合自身特点,把握发达国家再制造业战略给我国带来的机遇,正视带来的挑战,完成由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转身。

  工业4.0会带来的生产组织方式的变革,需要受到密切关注,这丝毫不亚于技术本身变革带来的冲击。工业4.0要求自动化系统能够思考和自主工作。换句话说,它假定当前正在生产过程中使用的自动化系统可定制,即系统将能够执行大多数目前需要人为干预的任务。与此同时,人的因素仍然是重要的,工业4.0标志了从僵化、集中的工厂控制系统转向分散的智能系统。另外,由于客户需求的难以预计性,制造业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这意味着工厂和机器需要以不同于目前的方式进行组织,因为制造商必须迅速对客户的需求做出回应,这会影响自动化系统本身的设计。因此,工业4.0带来的生产组织方式的变革,需要密切关注,这丝毫不亚于技术本身变革带来的冲击。

  建设适应先进制造业发展的、配套的基础设施体系,适应劳动力资源禀赋逐渐失去优势的现状,将成为吸引外资的下一个热点。继续吸引外资的动力不再是低工资或者说是劳动力资源禀赋,而是自动化、分享经济和先进制造,政府应提供这样的制度环境与基础设施。建设适应先进制造业发展的、配套的基础设施体系,促进中国制造企业参与国际竞争。工业4.0设计了未来制造业生产模式,这种新模式给企业和产业基础设施建设提出了极高要求,没有质量好、成本低、效率高、服务优的配套基础设施,中国制造2025就难以落地实践。基础设施建设是一个国家和地区经济发展的必要前提,同样是一个发达产业发展壮大的先决条件。各国产业发展的历史表明,基础设施建设在工业化初期与中期都发挥过先导性作用。美国五大湖工业区德国鲁尔工业区等著名工业区,以及20世纪50年代后,由于第三次工业技术革命兴起而催生的一些新兴工业区,如印度的班加罗尔工业区、日本的九州岛工业区、意大利东北部和中部的新兴工业区、德国南部的慕尼黑工业区、英国苏格兰中部的工业区等都是以运河、铁路网和公路网以及信息网络的建设得以发展起来的。

  立足于自身优势领域,改变依靠低工资战略与低成本战略促进经济增长的方式。目前受益于低工资水平,使得追求高效率和低成本的公司将其生产厂向东南亚以及该地区的新兴经济体迁移,如中国、印度和泰国。然而在中国要素禀赋结构发生变化之时,德国、美国等发达国家都开始了制造业复兴之路,双重压力带来的我国制造业成长困境不能依靠低工资战略来克服。我国可以利用不同国家制造业各自侧重点的不同,发展自己的优势领域。如美国制造业创新网络所涉及的重点突破领域包括前沿关键技术研发、制造工艺提升和生产流程优化 (如智能化工业软件、数字设计系统) 等多方面。德国在装备制造领域有着很强的技术实力和工艺水平,制造业与现代信息通信技术对接是其重点关注领域。

  对于中国来说,我们在轨道交通装备、高端船舶和海洋工程装备、工业机器人、新能源汽车、现代农业机械,高端医疗器械和药品这六个领域具有优势,应该在这些领域像发达国家那样注重知识产权和标准制定,如以轨道交通装备为例,由于中国幅员辽阔,地形复杂,气候多变,被极寒、雾霾、柳絮、风沙淬炼出的中国标准正逐渐超越过去的欧标与日标,被越来越多的国家采用。因此,在面临工业4.0的挑战时可以处于领先地位。

  (作者为同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本文系 《智库研究专项项目:中国制造2025与德国工业4.0对接的路径研究》 的研究成果之一。)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