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 > 网红 > 正文

互联网+推动企业创新 酝酿第四次工业革命

未知 2019-07-11 10:53

  11月4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工业稳增长调结构,促进企业拓市场增效益。

  会议认为,我国工业正处在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当前要着力稳定工业增长,优化产业结构,提高企业效益,这对稳住就业、巩固经济向好基础,意义重大。

  李克强在当天的会议上说,在机械化、电气化和信息化的三次工业革命后,我们正在迎来一场信息网络化的新工业革命。

  而位居稳定工业增长措施之首的就是创新,包括整合财政专项资金,重点支持《中国制造2025》关键领域。

  四项措施稳工业增长

  11月4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工业稳增长调结构一是促进创新,二是拓展市场,三是深化改革,四是加大扶持。

  促进创新包括整合财政专项资金,重点支持《中国制造2025》关键领域、企业技术改造、城市危化品和钢铁企业搬迁改造等;利用互联网+,建设大企业、高校、科研院所与中小企业、创客等对接的工业创新平台。

  深化改革则意在加快推进僵尸企业重组整合或退出市场,加大支持国企解决历史包袱,大力挖潜增效。

  而加大扶持的手段是鼓励金融机构对有市场、有效益企业加大信贷投放,推广大型制造设备、生产线等融资租赁服务;研究设立国家融资担保基金,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题。

  今年以来,中国工业发展放慢,钢铁、水泥等传统产能过剩产业衰微明显。

  今年1-9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2%,低于GDP(地区生产总值)6.9%的增速,传统工业增长大幅放慢。其中,水泥、平板玻璃、汽车产量分别下降4.7%、7.5%、0.9%,手机和笔记本产量也产量分别下降了1.6%、12.8%。

  中国社科院工业所研究员刘戒骄认为,中国在一段时间内对传统工业仍有很大需求。中国仍是发展中国家,很多基础设施的建设都需要钢铁水泥等产品。当前市场需求下降较快,应借机将污染严重、技术落后的企业通过市场化方式重整,提高工业综合实力。通过整合把工业生产能力进一步优化,让真正应该被淘汰的企业退出市场。

  北京科技大学冶金学院教授许中波也认为,对钢铁企业要加快环保技术改造,既可以实现稳定就业,同时也能促进经济增长。他还建议,国家对转岗工人进行培训,为中国制造业提供更高水平的劳动力。

  支持新兴产业领域

  报道获悉,国家重点支持《中国制造2025》关键领域,首先是新兴产业方面将得到巨大支持。

  互联网+和双创,正在改变传统工业的研发、生产和营销模式,这将会催生一场新工业革命。李克强在11月4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说。

  当天会议指出,利用互联网+,建设大企业、高校、科研院所与中小企业、创客等对接的工业创新平台。

  刘戒骄认为,随着经济结构的调整,中国需要发展新兴产业,但这些产业本身占工业的比重不会非常高,这是一个逐步增长的过程,但新兴产业对其他部门的带动是非常大的。

  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十三五规划的建议,新兴产业包括新一代信息通信技术、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航空航天装备、海洋工程装备及高技术船舶、先进轨道交通装备、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电力装备、农机装备、新材料、生物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等产业。

  而以2030年为时间节点的重大科技项目,则包括航空发动机、量子通信、智能制造和机器人、深空深海探测、重点新材料、脑科学、健康保障等。

  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一些新兴产业已经显示出强劲的增长趋势。今年7月份,航空、航天器及设备制造行业增加值增长34.6%;城市轨道交通设备制造增长19.7%;通信设备制造增长15.5%;雷达及配套设备制造增长12.8%;电子器件制造增长13.1%。

  李克强指出,现在很多企业和地方已经在尝试探索,要避免重复建设、恶性竞争,把散落的力量汇聚起来,推出十几个自主示范区。

  新工业革命来袭

  今年前三季度,中国工业增加值增速逐季走低,企业利润和工业出厂价格零增长或负增长,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连续三个月在荣枯线以下,钢铁、水泥等行业产能严重过剩,经济数据已经见证了什么是增长乏力。

  中国正处在工业化中期向后期的过渡期,潜在增长率的下降是必然现象,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黄群慧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不过,要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关键需要传统工业的转型升级,并找到新的发展动力。

  回顾全球工业发展的历史,蒸汽机催生了第一次工业革命,电力催生了第二次工业革命。上世纪七十年代,信息技术和新能源领域的创新引领了第三次工业革命。李克强在4日的国务院常务会上说,在机械化、电气化和信息化的三次工业革命后,中国正在迎来一场信息网络化的新工业革命。

  过去几年中,互联网技术已经发生了深刻变化,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基于CPS(地理信息系统)的物联网、移动宽带、基于IPV6协议的固定网络等下一代网络的发展,使网络从连接人与人到连接人与物、物与物的泛在网络发展,这将深刻改变经济结构。

  姜奇平认为,下一代网络的历史意义甚至可以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相比,正如土地之于农业、机器之于工业,下一代网络与实体经济的结合,将对工业产生巨大的新驱动力。

  在过去半年当中,中国已经为这种新工业变革作出政策储备,如今年5月发布《中国制造2025》,这部文件所确定的智能制造的发展方向,正是传统工业与信息技术的结合;7月发布的互联网+行动计划,涵盖公众生活、企业生产、公共服务和政府管理各个方面与互联网的融合;6月份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指导意见则是利用互联网推动工业企业的创新。

  正在上海举行的国际工业博览会上,海尔展示的智能工厂实现了大规模定制的智能制造。其天铂空调就是首先由用户发起并由用户参与交互、设计、生产全流程当中,实现无缝、可视化的体验,也正是智能制造或工业4.0的要义之一。

  不过,中国工业化进程参差不齐,像海尔这样的智能制造还是少数。正如中国工业机械工业联合会副会长朱森地所说,中国存在工业2.0(电气化)、3.0(自动化、数字化)、4.0(智能化)共存的局面。中国当前的主要任务,就是2.0补课、3.0普及、4.0示范。

  针对补课、普及、示范,4日的国务院常务会明确了三项转型升级的政策措施,一是财政资金重点支持《中国制造2025》关键领域、企业技术改造等;二是利用互联网+建设创新平台;三是促进日用消费品产业转型升级。

  酝酿第四次工业革命

  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回顾了默克尔总理刚刚结束的访华行程后表示,中国和德国双边关系已经处于历史上最高的水平。

  柯慕贤表示,中德政治关系非常良好,默克尔已对中国进行了第八次访问,而在2014年中德也有三次国事互访。双边关系如此密切的原因之一,是双边都认定了21世纪中国的崛起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会给世界整个格局带来很大的变化。

  此外,中德在经贸方面互为各自地区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德国领先于欧洲诸国,对华投资已达约6000亿美元。同时,双方开展了围绕工业4.0和中国制造2025方面的合作,在各自国家的工业基础上共同开展合作,以保持各自拥有的优势。

  柯慕贤表示,中德经贸方面已不仅仅是技术层面的升级,而是涉及到第四次工业革命。虽然政府在合作当中起到重要的作用,但是开展工作的主体仍是企业。为此,一些大型的德国企业已经开展了工业4.0在中国市场上的一些操作。

  大众需要自我救赎

  柯慕贤对德国大众汽车集团的尾气排放丑闻表示遗憾。他认为,解铃还须系铃人,需要大众自身进行负责任的行动。

  柯慕贤表示,大众方面首先在人事安排方面作出了反馈原来的总裁下台了,新总裁穆勒正在带领团队想办法弥补用户的损失;大众汽车三分之一销给中国客户,大部分大众汽车也在中国制造,因此穆勒陪同默克尔访华绝非偶然,实际上,大众计划今后五年之内对中国进一步投资200亿欧元。

  此外,德国政府已经严令大众集团对所生产的汽车进行严查,如果产品不符合任何一个国家关于环境保护的法律,无论是中国或者是美国,都要采取一些措施改进。

  柯慕贤认为,与其说大众总裁陪默克尔访华是为了进一步改善关系和形象,不如说大众将中国市场视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市场之一。大众公司今后对中国的业务或者投资会进一步扩大。

  难民潮无碍赴德旅游

  柯慕贤表示,仅在今年内就可能有约一百万难民前来德国,不排除将来可能有更多的难民,住所、食物和融入问题......德国面临物流和硬件设施方面的极大挑战,但他认为无需担心安全问题。就目前而言,德国方面正在逐渐让难民有序地注册和进入,暂时没有看到难民对德国国内带来的消极影响和危险举动。

  就此,柯慕贤请在德留学生和商人放心生活,也热情邀请中国游客一如既往地前往德国游览盛景。他指出,虽然赴德中国公民每年增加的幅度为20%,但是商人居多,因此在游客比例上有更大的增长空间和潜力。2014年,李克强总理和默克尔总理已商定双方简便签证申办程序和缩短申办时间,目前中国商人在48小时之内可以获得签证,游客则在72小时之内可以获得签证将来要让游客办理速度朝48小时看齐。他说。

  柯慕贤认为,中德政治、经济和文化方面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可以乐观地预见,双边迟早会迎来互相免签的一天。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