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影视 > 正文

当 PCB-SMT 老兵遇到工业自动化

未知 2019-07-04 15:11

一年前,深圳湾曾陪同前富士康副总裁程天纵(Terry)先生深度走访了一批珠三角的大型制造工厂、上市公司、创业团队、创客空间、孵化器等机构,并以独特的视角进行了一系列以「新硬件?新制造」为主题的系列报道。

在上周的 ACT TALK 活动中,我们邀请到了两家智能制造领域的创业公司,对目前中国的 3C 制造业生态进行了深度剖析。而第二天,我们便收到了一封读者来信,信中讲述了一位在 PCB 和 SMT 行业里打拼了二十年老兵的感慨与梦想。

二十年的时间,我们见证了深圳这座理想之城所承载的光荣与梦想,看到了在工业机器人 、IOT 工厂等前沿技术的带动下,制造业生态、硬件创业环境的巨大变化,这一系列改变也让深圳湾对「新硬件?新制造」有了新的思考。

Terry(程天纵)老师「巡厂」时,开心地看到自己辅导过的团队的产品正在打样

「中国自动化水平整体落后,但我们不该妄自菲薄,因为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完善的制造业生态。」这是在上周三晚深圳湾举办的活动中,李群自动化 CEO 石金博说的一句话。

这句话,或许会让很多人感觉到「中国制造」目前的尴尬处境,却更应该让每一位制造业的从业人士感到骄傲。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国制造的标签贴满了全世界,为欧美发达国家人的衣食住行带来便利。一只牙签,一包干燥剂,任何一件非常小的产品在中国制造的巨轮推动下生产下都能产生巨大的商业机会。

「中国的工业 4.0 与德国不同,世界上 70% 的制造业在中国,中国主要是要解决人的问题,解决效率问题。」橙子自动化总经理邵勇锋这样评价中国自动化的现状,并感慨道:「我还年轻,应该为这个行业多辛苦一些。」

台上嘉宾的这些话,深深触动了坐在台下的刘德荣。刘德荣是一位在 PCB 和 SMT 行业里摸爬滚打了二十年的老兵,从一名打杂的助手一直到后来成立了属于自己的公司,这一路见证了深圳 3C 电子行业的演变与繁荣。

PCB( Printed Circuit Board),即印刷电路板,是电子工业中必不可缺的核心部分;SMT(Surface Mount Technology),即表面贴装技术,是目前电子组装行业里最流行的一种技术和工艺。在以深圳为代表的珠三角洲,电子信息工业发达,产业链完整,是名符其实的世界工厂。

刘德荣的英创立电子有限公司也是这类企业中的一员,这类企业的以代工生产为主,订单有品种多、批量小、交期快、个性多等特点。然而在目前国家提倡产业升级,提倡工厂从自动化向智能化转推动的趋势下,这类企业也开始有了烦恼。

一封PCB/SMT 老兵的来信,忧心与梦想共存

下面是刘德荣给深圳湾的来信,相信这也能引起深圳众多小微企业从业人员的共鸣:

如何实现自动化升级,已经成为 OEM 企业的烦恼

电子信息产业至今仍是深圳的支柱产业,产业规模已达 12000 多亿,约占全国电子信息制造业收入的1/7。在深圳有华为、中兴 、TCL 等一大批电子信息龙头企业,更有一大批应时代需求而生的小批量精益制造加工的企业。

在去年深圳湾「新硬件?新制造」栏目系列文章里,也曾报道过一批小批量生产的典型企业,其中有不足 30 人,拿出 20% 的产能,服务 50 个创客团队的安普川,也有在自家敏捷制造中心组装 uArm 机械臂的 Seeed。

正如刘德荣所提到的,传统的代工企业由于「每个订单的物料清单不同,生产工艺不同,清洗标准不同,包装要求不同,贴标规格不同」的生产特点,不像做标准产品的大厂那样可以大规模进行自动化升级改造。如何利用工业机器人、利用先进的自动化管理平台,利用信息化技术来帮助这些企业实现柔性生产,敏捷制造,才是他们共同关心的话题。

在重压之下,众多传统的 OEM 企业开始纷纷向 ODM(Original Design Manufacturer)转型,并逐渐开始重视自主知识产权,做有创新力的产品,以及发展自主品牌。

机器换人可能是一个「美丽的陷阱」,如何实现柔性化生产是关键

中国的工业 4.0 像一艘航母一样,推动着中国不断前进。而对这些小型小批量柔性生产的 OEM 公司来说,在经历了人口红利带来的「繁荣时代」之后,也在开始思考着如何走一自主创新的道路。

或许很多 OEM 公司依靠多年经营积累下来的渠道优势,及珠三角天然的产业链优势,至今依然活的挺滋润。可人口红利不再,成本优势不再,互联网的崛起与渗透也促使生产方式、管理理念、生产设备、甚至原材料都将发生重大变化,这些因素已经开始让一些企业家对未来产生担忧。

「如果没有中国企业的自主创新,我们永远只能做世界工厂。如果没有研发的试错和迭代,我们永远没有属于自己的核心技术。」这是杨德荣的心声,也是众多深圳 OEM 企业老板的心声。怎么创新?机器换人真的是大势所趋吗?

对于这些厂家来说,纯粹的追求以自动化设备、批量生产、降低制造成本为导向的「机器换人」可能存在陷阱。因为对他们来说,「机器换人」的关键是如何实现软件的柔性化、敏捷编程,或自动编程,就像TPS(事务处理系统)中的「快速换模」一样。

国务院参事汤敏教授曾说过:「未来中国,以大批量生产、低成本取胜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外迁到东南亚势不可挡,中国唯一可以留下的就是小批量、定制化的柔性制造产能。」

在他们看来,如果中国能大规模的改造生产制造系统,使之都具备柔性化生产能力,那么就可以把更多的制造业留住中国。

标签